从梦里醒来的时候,如果有人能够握住自己的手的话。就会感觉无所畏惧。无论怎样黑暗的夜晚也能安然度过。
© メリュー
Powered by LOFTER

兎が二匹 第七話

由甜至虐,甜的結束,虐心的開始。 
 
分鏡(表現方法)已經美到截了一大半圖。 
 
最後一邊走,各種回憶(特別是痛苦的)浮現,的感覺很有共鳴。為啥總是最痛苦、最可怕的記憶會隨時、反覆折磨我呢?在無數次的重複折磨中,感知也改變了。 
 
你不能沒有我,是因為你在這麼大的世界里只看到了我。(我在說什麼…) 
 
目前的情節營造出的氣氛和我現在對人生的個人感覺很像(一廂情願也說不定)。 
感覺是:注定悲傷的結局,但過程有無限可能性。個人希望是有趣的過程。就當作注定的悲傷結局的平衡,過程希望給我滿滿幸福。(どうてもいい…) 
正在妄想、扭曲事實,過程有趣結局注被的故事是nice的➡過程有趣結局糟糕的人生是nice的。 
 
好喜歡咲朗的笑容……大概他是我的理想吧……(話說本人在時間上和咲朗一樣呢(雖然很快又要不一樣了…各種意義上……)本人已經很厲害地帶入、移情與玲小姐了。 
稍微有點點相似點就能夠不受控地強烈移情是 
 
本人的精神症(?)之一。遇上事情不會當即產生“快樂”或“悲傷”,等許久過後的冇一天,看到別人或作品里有人遇上這樣的事情且產生“情感”時,才會(反射弧超長地)產生相應的情感,且產生的目的也只是為了“討好”對方(或相應價值觀)。實在太複(qi)雜(pa)了……哈哈。

评论
热度(2)